主页 > 产品中心 > > 正文

全市仅一台稻谷烘干机在岗(组图)

2020-12-31 04:22

  一边是数十万公斤的稻谷发芽,一边是大型烘干机闲置无人使用。12月8日,本报率先报道了数千亩水稻因阴雨天气受损的新闻后,引起市民广泛关注。

  昨日,记者再访稻谷发芽的重灾区南朗镇崖口村获悉,村民不愿用机器烘干的原因是设备成本太高,若添置新烘干机器,门槛又比较高。目前全市仅有一套烘干设备在使用。最新进展

  12月8日,本报率先报道的数千亩水稻因阴雨而发芽的新闻见报后,截至昨日,本报官方微博已有60余网友对该新闻转发、评论。其中,网友@嘉嘉198192就发问:“真的只能看天吃饭吗?现在科学那么发达,衣服能用干衣机,稻谷就不能吗?”带着网友的疑问,记者昨日重访了崖口村。

  昨日下午,记者沿着崖口村的农路来到晒谷坪,当时数十名村民正在赶着好天气翻晒谷子。村干部谭叔带着仪器对翻晒了两天的谷子进行水分测试。记者获悉,崖口村今年晚稻有3000亩,总产量接近150万公斤,受损稻谷约占四分一。“没有受过灾的稻谷,现在基本已能入库,若有好价钱,也会卖;已发芽的部分早两天已经处理了不少,低价卖给养殖户喂鱼;淋雨或受潮的那部分则晒干后折价出卖给别人加工成饲料,单价是一块多钱一斤,现在也有一些人来购买,总损失应该有几十万元。”谭叔向记者如此介绍处理结果。

  “在11月份以后还出现连续半个月的阴雨天,在广东近30年历史上未有过。”市农业局一位专家表示,不仅仅是中山,珠海、江门和揭阳等地的水稻种植户也损失惨重。现实尬尴

  在崖口村民忙碌的晒谷坪旁边上,一块印有“崖口农产品干燥处理站”的不锈钢牌子静静地挂在墙头长着苔藓的仓库门口。透过破烂的玻璃窗,记者看到里边安放着一台表面已经沾满灰尘的机械。该机械的部件主要由两条直径分别为七八十厘米和一百二三十厘米左右的烟囱装金属管组成,机械的底部安装有抽风机和马达等配件,这就是崖口村民所说的“大型稻谷烘干机”。

  据南朗镇农业技术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介绍,该烘干机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到本世纪初时,由华南农业大学联合我市有关部门赠送安装在崖口村的。据市农业局农业机械化办公室副主任肖蕙颜介绍,当时除崖口安装了两台外,坦洲等镇区也安装了几台。“安装这个设备初衷是很好的,但因为技术不过关和能耗太高,农民用着用着就失修不用了。”南朗镇农业服务中心主任程润广介绍。记者调查

  近年来,中央、省、市财政都有专项资金对农民购买农机进行补贴。目前犁田机、插秧机、收割等农业机械在我市普及率比较高,但近年新购置的稻谷烘干机全市仅有1台,由坦洲镇农业服务中心斥资10余万元购买,在本次阴雨天前安装投入使用,已经发挥作用。

  记者获悉,早在今年上半年,我市就组织了包括罗连基和崖口村民代表在内的一批种粮大户前往上海一家水稻烘干机制造厂进行参观。“当是看了很动心,但门槛还是高了点,犹豫再三,还是下不了购买的决心。”罗连基说。记者获悉,罗连基所说的购买水稻烘干机的门槛最少包括三个:一是资金,现在市场上的烘干机最便宜的都要卖十几万元,一般农户根本买不起;其次是规模,因为烘干机单次烘干的最少数量都是数吨,若种植面积没有几十亩乃至上百亩,散户购买烘干机的平均成本就太高,用几十年可能都回不了本。第三,烘干机的设备高达8到10余米,若没有特别加高的厂房,根本装不进去。农户心声

  “没错,机器太重,建设厂房还得考虑地基是否会下沉,厂房建得太高,担心台风来时不安全。”大涌镇水稻种植大户林婉明也持相同的观点。林婉明是中山首台大型农作物喷灌机的购买者,考虑到上述原因,他今年也推迟了购买。不过他也坦言,机械化是自己提高竞争力的必要手段,因此,在最近一两年内,会克服困难,争取成为全市首个采购这类设备的种植户。

  “据我们调研,整个珠三角地区,水稻烘干机械的普及还处于起步阶段,周边地区拥有的数量也不多。”南朗镇农业服务中心主任程润广表示。

Copyright ©2015-2020 欧洲杯2021赛程时间表-欢迎您 版权所有  欧洲杯保留一切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