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秋阳?虫子?孩子》赤溪中心学校雷咏瑛

秋阳·虫子·孩子

兰溪市赤溪中心学校  雷咏瑛

九月的秋阳总还是很热情的,大地万物总贪婪地吸收着能量,好似为冬日储备一般。

我和孩子在楼下玩“狡猾的狐狸”的游戏,在太阳底下还是有些暖意的。自从上幼稚园后,孩子的平衡能力强了许多,不需要大人时时紧盯着。正玩的兴起时,孩子突然大声喊叫了起来,继而拼命往我这边跑,像是被什么东西吓着了。我一阵愕然,也马上将孩子抱入怀中,并拍着后背安抚。见其孩子似乎惊魂未定,嘴里不停地哭喊着:“妈妈,有虫子,有虫子!”

抱着她走到刚才的位置,她指了指地面,说:“看!就是那个虫子,好可怕啊!”说完把头一扭,紧紧的抱着我。地面上果真有一只虫子,很多脚,全身毛茸茸的,头似乎挺突出,正弯弯扭扭地向前进——一只挺可爱的虫子。

我笑了,“虫子有什么好怕的!”

“不——怕的!”

“你看……”正当我想要好好给虫子美化一番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似霹雳般的哭叫声:“妈妈,快把这只虫子踩死,快把它杀死。我怕——”

我的笑容僵硬了,心中似吃了黄连一般的苦。我想,我们是否对孩子的关心不够,或者对孩子的教育存在严重的欠缺。

我觉得是有必要好好地和孩子探讨一下“生命”这个话题了。希翼这朵待开的花朵可以吸收一些积极向善的雨露。

当然,和一个三周岁的孩子讲这么抽象的东西是很困难的。一时间,我也是无从下手。不过我想,遇到此种情况的家长不止我一个,他们也应该是有办法很好地解释的。我觉得应高尊重孩子的认知规律,引导为主吧。

于是,我蹲下身子,假装非常专注的样子大喊:“一荷,你看。这虫子真的不可怕呀!”说完,我看着她,发现她的注意力被我的喊声吸引了。

紧接着,我跪在地上,又假装很亲近的样子。转过头对孩子说:“你看,妈妈都不怕。我都碰到它了呢!它和小猪佩奇,布茨是一样的呀,可都是动物呢!你也来试试。”

孩子呆呆的看着我,对于我的说法有点不知所措。发现她的固有观念有点动摇了,于是趁热打铁,我伸出双手,将她搂在怀里,一起跪在虫子的旁边,非常缓慢地将脸凑近它。开始时孩子还对抗了一下,慢慢地,或许是觉得真没什么好怕了的,也自然主动地凑近了些。我心中窃喜,我的一半想法完成了,孩子可以正视魔神的生物而不感到害怕。

接下来,我又说:“你看,这么柔软的小虫子可爱极了,根本不用害怕的。你猜它是要爬到哪里去呀?”孩子的注意力完全被我的话牵引了,一边看,嘴里一边说:“妈妈,我觉得它是去找吃的吧?它肚子饿了。”

听了,我笑了。我的孩子对吃非常敏感,概念清晰。我说:“可能吧。”恰此时,我瞥见阴影部还有几只一样的虫子朝我们这边爬,我领悟了。于是我说:“可是我觉得不是这样的。它们也刚刚吃过早饭呢!你看,那边还有几只一样的呢,它们也朝我们这里来了呢!你猜它们是去找谁?”孩子听了之后仔细想了想,似乎有所犹豫地说:“找朋友吧?!”我马上追问:“那朋友找到干嘛呢?”孩子认真地想了想,终于还是没有找到答案,撒娇似得趴在我的怀里。嘴里却不停地说:“妈妈,你说,你说……”

我扶正她,指着那些处于阴影中的虫子说:“你看,它们现在都朝我们面前的虫子爬来,它们是想一起玩呢;还有就是,这只虫子这里有太阳,它们也想晒晒太阳暖和一点呢。它们是不是和我们一样呢?我们也是在这里玩游戏,在这里晒太阳呢!”

孩子听了我的话后,若有所思的样子,蹲在那里看。嘴里不时说:“毛毛虫,我不怕你们喽……”我笑了。

少顷,孩子又突然大喊:“妈妈,我知道了,虫子也喜欢玩游戏的,也喜欢晒太阳的。和我们一样。”我笑了,用手抚着孩子的头。

“真是可爱、漂亮又聪明的虫子!”孩子一本正经地说。

我真的笑了,心里一阵轻松,一股暖流游遍周身。

感悟和思考:

写文章的初衷只是为了记录孩子的成长点滴,当时孩子三周岁,语言和思考能力已经远超出同龄人,对于生活有很多自己的看法。基于此,当她认知偏差的时候,我并没有急着去说教,而是希望通过孩子可以接受的动画片内容进行引导,发现效果还是不错的。至于生命和爱,只是后来写文章时的一种提炼。我觉得:对于孩子,家长要懂得设身处地地思考和理解其所遇之问题,不能完全以成人的视角看待,否则只会成为另类的“揠苗助长”。

精彩推荐

温馨提示:请点击微信右上角按钮,正规彩票网:然后在弹出的菜单中,点击在浏览器中打开,即可安装

正规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