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案例展示 > > 正文

新疆葉城:小核桃的“大能量”

2021-03-17 17:44

  走在新疆喀什地區葉城縣的城鄉道上,路兩旁全是高大的核桃林。這個目前新疆縣域中核桃種植面積最大的縣,被稱為“核桃之鄉”。

  “核桃之鄉”有多少核桃樹?到2019年年底,全縣80多萬畝的林果種植規模中,核桃的種植面積就達58.13萬畝,年産核桃12.86萬噸,核桃産值佔全縣林業總産值的80.8%,農民在核桃中的收入超過總收入的41%以上,核桃真正擔起了葉城縣農民脫貧攻堅的重任。

  時近中午,依力克其鄉阿亞克色日克阿塔村的農民托和提麥提麥麥提裝滿一噸新核桃,用電動車拉著來到葉城縣核桃批發交易市場,想賣個好價錢。説起自家種核桃的事,這位年近50歲的漢子笑了:“家裏有26畝土地,我全種了核桃。去年這些核桃賣了2.8萬元,加上我養鴿子等收入,全家4口每人平均收入達到1.8萬元,成功脫了貧。”

  今年為了增加收入,托和提麥提麥麥提認真請教鄉村裏的核桃種植技術員,施肥、修剪樹枝,核桃獲得了大豐收。“我今天拉來的一噸核桃,全是‘新豐’新品種。來了不到半個小時,就有七八個人來談價錢,開口價基本都是一公斤8.2元,我覺得低了點,沒賣。我心裏的價格是一公斤9元錢,所以我得再等等。”托和提麥提麥麥提説。

  不遠處的核桃分選車間,來自恰爾巴克鎮東恰普喀村的阿批提艾木都拉正和同伴忙著在人工輔助挑選臺前挑揀次品。這位去年10月7日才來到這裡工作的農民,之前只知道種自家的2畝地,日子過得緊巴巴的,是建檔立卡的貧困戶。

  説起往事,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家裏地少,我什麼技術也沒有。聽説這裡招工,我就報了名來到這裡工作。這個活沒有太多的技術含量,現在一個月可以掙到1200元呢,我很滿意,今年脫貧沒問題了。”

  買提努爾馬木提是夏合甫鄉的一名貧困戶,去年他家的核桃園在鄉村扶貧工廠的技術指導下實現了大豐收,收入2萬餘元。如今他在夏合甫鄉鄉村扶貧工廠裏砸核桃,每個月還可以收入1800元。通過種核桃和在鄉村扶貧工廠就業,買提努爾馬木提家于去年順利實現脫貧。

  要想實現貧困群眾不愁吃、不愁穿,欧洲杯,産業扶貧是根本之策。近年來,葉城縣通過在核桃産區建立扶貧工廠,由龍頭企業或者合作社來運營,以“鄉村扶貧工廠+貧困戶”的模式,實現“産業+就業”雙增收。

  鄉村扶貧工廠通過為貧困戶提供農資資金,核桃修剪、嫁接、病蟲害防治、施肥等技術管理措施,促進核桃品質提升、産量提高,並由鄉村扶貧工廠以市場價每噸多500元的價格訂單收購貧困戶核桃,有效增加了農民收入。鄉村扶貧工廠主要從事核桃去青皮、清洗、烘乾、分級、破殼、取仁等初加工,需要大量的勞動力,吸引了大量貧困戶在家門口就近就業,通過延伸核桃産業鏈讓貧困戶進一步增加收入。

  葉城縣目前圍繞核桃産業已建設“鄉村扶貧工廠”40多個,確保深度貧困村全覆蓋,核桃鄉村扶貧工廠吸納農村富餘勞動力3000余人實現家門口就業,工人每人平均實現每月增收1500元。

  種核桃、賣核桃並不難,要將核桃産業價值最大化,形成多産業鏈並行,是葉城縣近年來最關心的問題。

  走進葉城縣美嘉食品飲料有限公司,精緻的核桃精深加工産品讓人應接不暇。核桃殼加工成了活性炭,核桃分心木加工成了保健茶,核桃加工成了即食食品、核桃飲料、核桃糕點等20多種産品。公司正在建設全亞洲最大的核桃噴粉塔,進一步加強核桃蛋白粉精深加工,不斷提升核桃産值。未來三年,公司將著眼核桃深加工,開發核桃多、核桃膠囊等新産品。

  過去,核桃青皮只被作為有機肥使用,或者被丟棄。但在新疆寶隆化工新材料有限公司,核桃青皮在這裡變廢為寶,生産出了單寧酸粉末成品。因為核桃青皮提取的單寧酸是一種“綠色”染料,其市場價與化工合成的單寧酸持平,但因為它綠色天然,目前在市場上供不應求。産品在皮革鞣制、染色等行業應用廣泛,市場及利潤前景可觀。

  目前葉城縣共有7家核桃加工企業,涉及林果業的農民專業合作社165家,建立各類核桃合作社和銷售協會組織50個,會員1700余人,培育核桃經紀人3000余人。核桃加工已實現從青皮到殼到仁的全利用,構建起了完整的核桃産業鏈,實現“吃幹榨盡”。不僅如此,葉城縣還形成了縣有龍頭、鄉有基地、村有合作社的産業規模,核桃産業成了全縣人民脫貧攻堅的重要支撐,來自核桃産業鏈的收入佔全縣農民總收入的四成。

Copyright ©2015-2020 欧洲杯2021赛程时间表-欢迎您 版权所有  欧洲杯保留一切权力!